乌金山上的绿色旅游带

  乌金山景色如画。
  葛 瑞摄

  山西境内不乏名山,吕梁太行之外,炎帝曾居羊头山,舜耕历山,佛坐五台,道修恒山,介子绵山……惟有一山,唤作乌金山。

  乌金者,煤炭也。山西因煤之富,亦被称为煤省,世人了解山西,多从此物始。即便省内文化名胜多如繁星,鲜有如乌金引人注目者。

  乌金山地处太原晋中交界,距离省会半个小时车程。如今登山,非但不见乌金踪迹,沿途森林公园、滑雪场、采摘庄园、晋酿小镇目不暇接,山水掩映间,一座座古民居、新田园风景如画,令人暗暗吃惊,乌金山上竟悄无声息隆起旅游带。

  石头缝里栽苗木

  “乌金山原本叫龙王山,明代发现煤炭后,才改了名字。”乌金山镇小西沟村村支书赵保花一提乌金,脑仁就疼。原来山里水系丰沛,植被茂盛,后来村村开矿、户户挖煤,没带来真金白银,反倒毁坏水脉,山体也千疮百孔。

  敢教荒坡焕新颜。哪有这么容易?山体植被破坏严重,面对荒山荒坡、废弃矿场,区领导很坦率:“这地方怎么都跟旅游搞不到一块儿。”

  1999年赵保花当了村支书,向大家承诺要把村子搬下山去。2002年村集体煤矿改制,盘出去680万元,一半还债,一半在山下购地200亩建新村,可惜始终没发展起产业来。

  山西煤炭资源整合,关闭小煤窑,引入社会资本造林绿化,乌金山森林公园造林10多年,山石荒坡终于披上绿装。

  可小西沟还是老大难。“山体是松散砂岩,既存不了土,也积不下水。找了六七家绿化公司,都做不了。”吕增军带领的文旅团队2016年进驻小西沟,第一件事就是搞绿化。

  吕增军引进绿化造林专利,先用电钻在山石上打眼,再将根系发达的灌木荆条等装入由秸秆和土壤混制的营养钵中,一同装进石眼培养。待苗木生长渐有力量,就能在石头缝里扎根。

  这个法子解决了陡坡尾矿的绿化难题。小西沟植草带、筑槽、围堰、回填、凿窝,实施了23.6万平方米的艰苦修复。同时,绿化不忘美化,金叶榆、柿子树、山楂树,紫穗槐、沙地柏、丁香、紫薇,长麦冬、爬山虎,乔灌草混搭,旧时的废弃采石场、荒山荒坡变得郁郁葱葱。

  能工巧匠各显其能

  晋商故里,不乏能工巧匠,原来的废矿场,变成传统民居与现代审美结合的新村落。小西沟既有传统的古戏台、票号、镖局,又有现代的博物馆、中医馆、国学讲坛,还有供游乐的打麦场、萌宠乐园等,特别是依地势将雨水收集利用,设计循环水系,宛若江南水乡,观赏绿化不浪费。

  登山而来,逛一逛民俗街道,赏一赏非遗手工、民间匠心,品一品特色小吃,累了闲坐木凳,看一出古戏台上表演的晋剧,听一场国学讲座,或找间雅致茶社,品一杯清茶,斜倚木栏,观山清水秀。到了夜晚,声光电在阁楼檐角洒下道道光影,带来不一样的视听体验。

  干事创业最能吸引人。如今的小西沟,不只有非遗传承人、手工艺人、中医专家,还有创业大学生、收藏家、过去的下岗职工等,或来创一份事业,或来学一门技艺。

  葫芦烫画非遗传承人姜润宝到小西沟开办“大明葫芦宝艺堂”。漫步堂间,木香阵阵,在姜润宝指间,奇绝妙趣的古代人物顷刻间就千姿百态地呈现在形状各异的葫芦之上。欣赏之余,游客还能“照葫芦画瓢”过把瘾。

  “山水城,和咱们村都有关”

  最受益的当然还是老百姓。工地上提供材料、卖饭卖吃喝的,全是当地村民。还有20多户胆大点的开起了商铺。村集体终于有了实打实的收益,每年都有几十万的分红。

  走访中无意听到几个村民“摆龙门阵”,一个说省里确定文旅为战略性支柱产业,打造黄河长城太行三大板块,跟咱没啥关系。另一个挺着胸脯说:“太行是山,黄河是水,长城是城。山西表里山河,城不只有长城,还有古城、古民居,这山、水、城,如今咱们村都占,关系大着呢。”

  看着他们一脸认真和自豪的样子,置身于这山清水秀的村子,不得不感慨乌金山真是由内而外地变了,离了挖煤照样能振兴家乡。

  出乌金山,会路过新星博物苑的红色旅游基地。在与乌金山毗邻的太原东山,郝庄镇董家庄引进战略投资者修复生态,布局体验农庄、富氧登山、户外野营;小店区发力大康养产业,杏花岭区利用太原酒厂搬迁的机会,打造特色酿造小镇……煤省转型的路子,山西人走得越来越铿锵有力。


  《 人民日报 》( 2020年05月09日 05 版)

(责编:白宇、岳弘彬)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healthadviceguide.com